2016年初,塑料加工行业愈发保守谨慎。一些有关“不可抗力”的消息接踵而至,这不禁让人想到上个夏季的薄膜供应短缺和价格攀升。英国薄膜销售商国家软包装公司 (National Flexible) 首席执行官督促其客户“以现有价格买入大量原料”,从而避免在未来数月内可能发生的价格上涨。

巴里·特威格 (Barry Twigg) 警告塑料加工企业不要库存过低。而研究企业IHS公司警告称,全球原油价格意外下降让中东的一些化学生产商放松了警惕,导致它们第三季度的盈利偏低或出现损失,并威胁到了该区域内对新化学项目的投资。

而另一类投资却得到了欧盟委员会 (EC) 和欧洲投资银行 (EIB) 的支持。这些机构对欧洲金融工具进行了改革,以为循环经济项目及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并帮助欧洲达到气候目标。

以上新闻是在欧盟委员会发布大家期待已久的欧洲循环经济法案之后宣布的。该法案将2030年包装废物回收共同目标降到了75%。法案中还包括一个到2030年回收65%城市垃圾的计划,并预计于同年将填埋垃圾在垃圾总量中的占比减少到不超过10%。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同意这个建议。英国联合会 (BPF)、欧洲塑料回收业者协会 (PRE) 和欧洲塑料加工组织 (EuPC) 都批评了该法案的内容。

回收企业Brothers饮料公司是第一个同PET UK合作,加入艾利丹尼森公司 (Avery Dennison) 回收计划的品牌。该公司声称,在计划开展的第一年,即2014年,成功使150万平方米的标签内衬免于焚烧处理。

投资企业JAB 控股公司将以139亿美元的价格并购Keurig绿山公司 (Keurig Green Mountain)。美国咖啡制造商Keurig生产一次性咖啡胶囊容器,并计划将整条生产线从采用多种材料转为使用聚丙烯 (PP),从而到2020年让产品可以回收。

一年之计在于春。1月正是大展宏图,谈论项目建设计划的好时候。瑞士化学生产商科莱恩化工公司 (Clariant) 将在印度医药包装市场上投资1000万瑞士法郎(970万美元)在本地治里 (Puducherry) 附近建设一家生产厂。还是在印度,Petainer Innopac包装公司在孟买附近开了一间工厂。这家合资企业旨在帮助区域内的PET加工厂商获得增长。

荷兰回收企业Van Werven公司在比利时拉纳肯 (Lanaken) 开设了一家工厂,主要收集消费后的塑料废物,并对其进行分类。而在不远的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 (Royal DSM) 希望于第一季度在埃门 (Emmen) 完成其Akulon XS 尼龙生产厂的扩建工作。

意大利PET生产商Vopachel公司正在塞尔维亚兴建工厂。该厂于今年年初开放时,将拥有两条PET袋生产线。而瓶盖与封盖生产商United Caps公司则在德国北部什未林 (Schwerin) 开设了一家生产厂,以扩大饮料行业客户基础。

至于合并方面的新闻,首条莫属化学巨头杜邦公司 (DuPont) 和陶氏化学公司 (Dow Chemical Company) 的案例。这两间公司确认合并交易价值将达1300亿美元。合并后的公司成立后初期将取名陶氏杜邦 (DowDuPont),此后将分化为三间不同的公司,分别生产农业、材料和特殊产品。

其他并购案则规模小得多:包装加工企业ProAmpac公司将并购美国同行业软包装及科技产品生产商Coating Excellence国际公司;Americk包装公司则完成了对英国同行业企业设计及包装解决方案供应商Adare Advantage公司的并购。

包装企业Flint集团并购了荷兰数字印刷公司Xeikon。这是该集团发展计划的一部分,他们期待以此为新成立的Flint集团数字印刷解决方案分公司奠定基础。

德国薄膜加工企业RKW集团也经历了重组。在整合策略指导下,该公司将在德国和西班牙关闭两个生产厂。预计关厂将影响到180名员工的生活。而实耐格公司 (Sonoco) 将其于2014年末购买的前Weidenhammer包装集团工厂更名,现该工厂名为实耐格欧洲消费品公司 (Sonoco Consumer Products Europe)

最后……
实耐格公司发布了一款名为TruVue的透明塑料罐,并称它是传统金属罐的替代产品。这款产品和米拉克隆复合注塑公司 (Milacron Co-injection) 此前发布的Klear罐一样,采用了多层 PP/EVOH/PP 结构。但该产品与此前只有一个金属盖的产品不同,拥有两个金属盖。

围绕着Klear罐的两个经常出现的核心问题就是其是否可回收(混合材料)和可以在微波炉中使用。这种包装理念应用于食品行业是否足够经济尚需研究,但它现已获得两家大公司承认,市场前途光明。

能看到罐内产品的创意还是不错的,但想象一下如果应用在湿式宠物食品上就显得不那么有必要了。是否能达到预期的货架效果则是另一个问题—除非你在整个容器上都贴上商标[才能达到广告效益],那样透明设计的初衷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