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行业中,都有赢家和失败者。塑料回收厂商又苦苦维系了一年,回收设备机器生产商却似乎生意兴隆。例如奥地利技术供应商Erema公司(埃瑞玛) 生产的 Intarema 回收系统销售量惊人,2014—2015年销售额创纪录达到 1.15 亿欧元(1.3亿美元)。该公司在 18 个月前成立以来,销售了超过 240 台回收系统。
作为1800万美元扩建计划的一部分,回收 PET 材料生产商凤凰科技公司(Phoenix Technologies)于今年安装了多种新技术应用,其中包括一条专业清洗线。这家总部位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公司专注于上游生产集成,因此该公司可以自行生产清洁瓶片,而不需要直接购买原料或采购加压捆包瓶。
凤凰公司在过去两年中加强了同供货商的关系,从而为现在的转型做好了准备。公司的目标是采购足够的加压捆包瓶和脏污瓶片,供一条预计年产量为5000万磅(2.2679万吨)清洁瓶片的清洗线使用。
一个月前,包装生产商Nampak公司呼吁乳品行业在这段不明朗的时期,坚持支持回收塑料市场。英国伦敦的Closed Loop回收公司不得不面对残酷的命运,将企业挂牌出售。
而塑料回收企业英国生态塑料公司 (Eco Plastics) 在今年年初也遭遇了同样的不幸。Closed Loop 回收公司不久被一家投资公司收购。迪拜投资企业
欧洲资本公司(Euro Capital)购买了该公司,并将其更名为欧洲Closed Loop回收公司。Chris Dow(克里斯·道)仍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
在美国,回收PET杯生产商MicroGREEN聚合材料公司虽然在一年前将日产量从40万杯扩大到了200万,却突然宣布停产。这家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公司建成后吸引了大量投资,包括2014年7月的一笔1700万美元投资。但MicroGREEN聚合材料公司的联系电话却称公司目前暂时关闭,请等待进一步通知。
消费后塑料回收商协会(APR)在一项案例研究中讲述了在超市回收硬塑料在经济上能带来的好处,包括:低废物处理成本,以及通过销售材料可能获得的新的收入来源。一间超市据说平均每周能提供36—68公斤硬塑料容器。APR 补充说,大多数塑料包装经过简单的筛选后,能供给当地塑料回收企业用作原料。
由于工业用机器人市场持续增长,塑料机器人公司友信美国公司 (Yushin)启动了一项200万美元的扩建计划,在美国克兰斯顿 (Cranston)工厂增加了 77% 的生产和仓储空间。此次扩建将把机器人组装车间扩大到原来的两倍,并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再扩大到三倍。
无独有偶,除友信美国公司外,软包装生产商Ultimate 包装公司也在英国林肯郡工厂安装了两台Bobst F&K 20SIX flexo压床,以期扩大产能和生产灵活度。这项400万欧元(620万美元)的投资将通过更短的组装时间和更快的印刷速度增加15%的印刷产能。
生物塑料生产商柯碧恩-普拉克公司 (Corbion Purac) 制订了进军新业务领域的策略。作为该策略的一部分,公司承诺在泰国建设一家聚乳酸(PLA)聚合工厂,预计产量将达到7.5万吨。目前该公司已经就1/3的生产业务签署了投资意向书。公司在进行了市场评估后决定投资6000万欧元(7500万美元)建设工厂。根据这项评估,PLA需求量前景一片光明。
同时,作为欧洲行业代表的四家国家塑料组织呼吁塑料生产商加大在欧洲工厂的投资,以避免客户寻求其他替代性材料。据称,欧洲工厂设备陈旧,因此可能经不起[市场上的]“不可抗力”。法国塑料和软包装协会 (Elipso)、德国塑料包装行业协会 (IK)、 英国塑料工业协会(BPF) 和英国包装与薄膜工业协会(PAFA) 等机构称只有新投资才能阻止下滑趋势。
有关上月业绩的最新情况,瑞士化学企业科莱恩公司 (Clariant) 报告年初经济状况良好。公司持续经营业务第一季度销售额按照当地货币计算增加了 4%。
然而德国化学公司 巴斯夫 (BASF) 的状况就没有那么乐观了。报告称该公司第一季度净利润与去年同期数据相比下降了 2.9 亿欧元(3.23亿美元),降到 12 亿欧元(13.4 亿美元)。你可能认为利润仍然不菲。巴斯夫公司称,2014年初公司处理了在英国北海的一项非巴斯夫运营的石油和天然气油田,而正是该项特殊的免税收入造成了此次下降。
最后……
纽约一项对塑料手提袋征收每带10美分税务的议案以63%的票数被美国城市居民坚决否决。此前,加利福尼亚亨廷登 (Huntingdon) 海滩也由于当地居民的支持,取消了塑料袋禁令。亚利桑那州也取消了该州城市及县区的塑料袋禁令立法。
行业中的企业可以将这看作是一次消费者的胜利和反环境法欺压的必要起义。而我认为,有迹象表明,这仅仅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