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谷歌发布了全独立操作虚拟现实头戴式设备的开发计划;Packaging Valley德国公司在巴登符腾堡州开设了一个虚拟现实 (VR) 中心,以便在虚拟环境中展示机器、应用和3D演示图象。
加工业及类似行业可以在立体空间内从不同角度观察设备,而这在现实当中是不可能的。Packaging Valley德国公司是由德国南部40家包装行业企业组成的网络组织。
自粘式复合材料和油墨生产商Frimpeks公司日前确认将扩建萨克斯曼德姆 (Saxmundham) 工厂,增加2.5万平方英尺 (2325平方米) 的厂房面积。这家英国公司还宣布,在未来三年内将开发一款非模拟设备。该公司于去年开设了萨福克 (Suffolk) 工厂,并于最近扩建了现有涂布生产线,并安装了一台剪板机。
另一家自粘技术专家Herma公司将在德国菲尔德施塔特 (Filderstadt) 投资最多1亿美元建设一家涂布工厂。该公司相信,这家工厂将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商标及贴标设备生产线。
注塑模具生厂商StackTeck公司将投资超过400万美元用于购买设备,以便增加产能,并帮助客户发布自己的产品。这家加拿大公司于2015年也在购买设备上作了类似数额的投资。
此外,化学材料生产企业Metabolix公司计划将总部迁至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一间面积达3万平方英尺 (2790平方米) 的厂房。该公司将在这里进一步加强其生物聚合物销售部门、市场营销部门和研发实验室的建设。而封盖生产商百利盖新加坡公司 (Bericap) 则迁到了马来西亚柔佛州 (Johar) 的一间新工厂。
安姆科公司 (Amcor) 从今年年初开始继续开展并购,以13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BPI中国公司,即总部位于英国的英国聚乙烯工业公司 (British Polythene Industries) 的中国分公司。而Gabriel-Chemie公司则并购了意大利化学色素生产企业TE.MA公司,并将其更名为Gabriel-Chemie意大利公司。普立万公司 (PolyOne) 的目标是包括包装在内的罐盖市场。该公司以7200万美元的价格并购了来自科腾高性能聚合物公司 (Kraton Performance Polymers) 的技术和资产。该价位是EBITDA(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的九倍。
而生物塑料行业于本月也活动频繁:德国FKuR塑料公司、荷兰企业Oerlemans塑料公司和瑞典BK Pac公司确立了一项企业计划,旨在拓展将生物基塑料应用于可持续薄膜包装的发展潜力。与此同时,还成立了专注于羰基可生物降解塑料的行业联盟,旨在帮助行业参与者在该领域统一口径。羰基可生物降解塑料联合会 (OBPF) 的创世成员企业包括唯尔塑料公司 (Wells Plastics)、EPI公司和Add-X Biotech生物技术公司。
美国塑料工程师协会 (SPE) 与SpecialChem公司开展了一项合作。通过该合作,SPE成员企业将能够全面访问SpecialChem公司的Universal Selector数据库,浏览12.5万张关于塑料和添加剂的数据表单。
美国Univation技术公司和德国林德集团 (Linde) 工程部门开展联合,旨在提高聚乙烯树脂的性能和性价比。
在奥地利,包装生产企业Hoffmann Neopac公司将进一步加强同该公司旗下的匈牙利塑料管生产商Tu-Plast公司在化妆品业务方面的合作。
对于回收行业而言,今年是开始尝试的一年。然而,又有一家英国回收企业在回用料价格暴跌、能源成本疯涨的形势下被迫关门。Boomerang(回旋镖公司)隶属于辅助设备生产企业Summit系统公司。该公司将失败原因归咎于需求低、中国经济、缺乏政府需求和塑料包装回收注释 (PRNs) 政策的出台。
一项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 (Indianapolis) 兴建回售中心的计划被中断,印第安纳州上诉法院正在审理一项对该中心开发提出质疑的诉讼案。诉讼原因是该交易是在没有公众参与或未经投标程序的情况下缔结的。Covanta高级回售中心设计用于回收混合市政固体废物中的可回收物质。
英国回收行业企业接连陷入困境。BPI回收产品公司的迈克·巴克斯特 (Mike Baxter) 在索利哈尔 (Solihull) 举行的一项环境会议上告诉代表们说,英国于2015年收集的回收塑料包装比前一年有所减少。他呼吁品牌和零售商在其包装中使用更多回收成分。
财政绩效的好坏似乎由你所在的价值链组成部分决定。原材料端的埃克森美孚公司 (ExxonMobil) 和巴斯夫公司 (BASF) 利润与收益缩水。但加工企业却似乎经营的不错:医药企业格雷斯海姆公司 (Gerresheimer) 和芬兰的Huhtamäki公司都报告称销售业绩有所改进。
最后……
英国朴茨茅斯大学的一项研究于本月报告称,老年消费者在阅读商品标签、开启马口铁罐以及搬运沉重的多罐包装时经常遇到困难,这让他们感到虚弱乏力。
说到没有易开盖的金属罐,廉价开罐器到底是否已经在广泛社会范围内获得普及还有待讨论。我们办公室仅在过去一年中为吃到罐内的汤和金枪鱼,已经暴力打破了三只金属罐。